首页
关于研究院
业务中心
资讯动态
进入论坛
研究院动态
行业动态
政策解读
活动预告
专家专栏
[2016-12-22]在雾霾围城中对经济环境问题的思考

  要:12月16日环保部发布预警,从16日起至21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发生今年入秋以来最严重的区域性重污染天气过程。随雾霾而来的,则是市场传言河北境内的钢厂自16日起限产幅度将要达到50%,以及北京市大大加强机动车限行力度的管制规定。在雾霾围城的环境中,所谓的限产限行,真的可以解决问题么?

 

12月16日,环保部发布预警,从16日起至21日,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将发生今年入秋以来最严重的区域性重污染天气过程,各式各样的霾照刷爆了在北京工作的小伙伴们的社交软件。

随雾霾而来的,则是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再次下发通知,要求各市按照《河北省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要求,严格执行本市《重污染天气应急预案》。甚至有市场传言,河北境内的钢厂自16日起限产幅度将要达到50%。另外,北京市政府也发布了《北京市人民政府关于应对空气重污染采取临时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对各类机动车提出了管制力度更大的限行要求。

一、震惊世界的“八大公害事件”

可以说雾霾问题已经成了中国近年来环境问题中的“重中之重”,每年冬天全国范围内的雾霾围城,对人们的身心健康造成了严重损害。在舆论看来,中国正在走发达国家曾经走过的“老路”。但问题是目前的发达国家,曾经遭受过的环境污染都是以重大人员伤亡作为代价。难道中国,也需要一次长鸣的警钟才可以真正痛下决心,切实解决环境问题么?

比利时马斯河谷工业区烟雾事件:1930121~3日,这一河谷地段的居民有几千人呼吸道发病,有63人死亡,为同期正常死亡人数的10.5倍。

伦敦烟雾事件:1952125日开始,逆温层笼罩伦敦。从125日到128日的4天里,伦敦市死亡人数达4000人。

日本四日市哮喘事件:1961年发生在日本东部海岸的四日市。据日本环境厅统计,到1972年为止,日本全国患四日市哮喘病的患者多达6376人。

日本米糠油事件:1968610月,有4人因患原因不明的皮肤病到九州大学附属医院就诊。此后3个月内,又确诊了325名患者。至1978年,确诊患者累计达1684人。

日本“水俣病”:在1956年于日本水俣湾出现,是工业废水排放污染造成的公害病。在后面的整整12年时间,直接导致水俣镇的受害人数达1万人,死亡超过1000人。

美国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195212月因光化学烟雾,洛杉矶市65岁以上的老人死亡400多人。19559月中的短短两天之内,65岁以上的老人又因此死亡400余人。

美国多诺拉事件:典型的因工业排放烟雾造成的大气污染公害。1948102631日,多诺拉小镇中6000人突然发病。其中有20人很快死亡,死者年龄多在65岁以上。

骨痛病事件:19551972年发生于日本富山县神通川流域。1931~1968年,该地区被确诊因镉中毒而患病的人数为258人,其中死亡128人;至197712月又死亡79人。

二、以北京为例——雾霾治理不利的可能后果

以上就是震惊世界的“八大公害事件”。我们可从案例中看出,类似于雾霾的大气污染公害事件中,死亡者多为身体机能相对较弱的老年人。而截至2015年底,北京全市60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约313.3万,占总人口的23.4%,老龄化程度居全国第二位。官方预计,到2020年北京常驻老年人口将超过400万人。

如果雾霾的治理始终收效甚微,一旦问题引爆:即使100位老年人中只有1位因雾霾不幸丧生,那么也会有超过4万老年人在较短时间内集中死亡。这毫无疑问,会是世界范围内前所未有的一次大气污染公害惨案。据此来看,雾霾的治理的确已经成为我国举国上下都需要高度重视的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

三、雾霾治理需治本

那么,目前的限产与限行,真的对雾霾治理有效么?我们认为未必。

目前我国遭受严重雾霾侵袭的现状,在我们看来是我国经济发展所必然要面临的一个阶段。雾霾并不是单纯因为钢厂的开工、汽车上路而产生,真正意义上产生雾霾的深层次原因,在于我国的环境保护与建设制度目前尚缺少一次彻底、无漏洞的完善。对政府而言,如何形成对高污染、高排放企业全面、完善的管制,才是解决雾霾问题的核心要义。

企业需要在政府的监控与扶持下,将其生产成本、产业布局、技术标准提升等问题进行配套解决;而不是像如今的限产限行,头疼医头脚痛医脚。所谓的限产限行治表尚未达到,更无法谈治本。说句实在话,现在即使将北京及周边地区所有的重工业工厂全部勒令关门,也无法根治雾霾的问题。

政府真正需要做的,是如何订立一个完善可行的环保企业标准:如何对重化工企业的生产重新布局、如何对重化工企业的密集布局进行区域性改良、如何强制企业进行清洁生产等问题。以前政府对相关问题考虑不完善是正常的,毕竟只有国民生活普遍富裕了,我们才有精力去关注个人健康问题。如果我们还处于仅仅满足温饱的生活状态,那么即使雾霾比现在还要严重,人们也不会过多地去关注。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三四十年前的煤矿工人,一样要面对尘肺与下井的个人安全问题。但是彼时做一个矿上的工人,是十分值得其他人羡慕的一件事。因为在那个年代,一个煤矿工人可以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问题。彼时哪个地方烟囱林立、常年浓烟滚滚,才是工业化程度高,居民生活条件优越的直观体现。

因此在国家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雾霾一类的环境问题。以前没有把环保问题作为重要对价,那么现在就必需对其进行重要对价。先求解决温饱,再谋求生活环境的提高是经济发展必然要面对的现实。

但是在进行环境对价的过程中,未来到底应该形成一个什么样的生态环境;则是需要政府去审慎考虑,重新定义标准的。政府如何增加高污染高排放企业的生产成本,如何对高污染行业的财富进行合理分流与转移,如何让新一轮标准落地之后民众真正可以享受到环境福利,才是目前政府急需考虑的问题。毕竟,我国十三亿人的人口密度是摆在眼前的现实。如果想让这十三亿人都可以拥有发达国家的生活质量,那么污染问题是必然会出现的。

 

出现雾霾是必然的,但提出解决雾霾问题的有力措施,才是真正考验我国政府宏观调控能力的环节。如果政府定义的新一轮标准,是一出现严重雾霾就限产限行——那么,雾霾围城引发的灾难想必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不远。


本文为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原创文章,已经作者授权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Copyright ©2015 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 电话:010-83128669  传真:010-83113766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义街7号乐凯大厦8层 100053 京ICP备150410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