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研究院
业务中心
资讯动态
进入论坛
研究院动态
行业动态
政策解读
活动预告
专家专栏
[2016-12-23]“东北特钢”重整:政府应订立完善的国企经理人问责制度

  要:12月19日,东北特钢公告,其下属的北满特钢、北方锻钢及北兴特钢进行重整。从东北特钢的债券违约到破产重整,我们在吸取深刻教训与经验的同时,更应对订立国企经理人问责制度进行思考。

 

12月19日,东北特钢公告,公司于1212日接到东北特钢集团北满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满特钢)报告:129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根据债权人申请,依法裁定对北满特钢、齐齐哈尔北方锻钢制造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方锻钢)和齐齐哈尔北兴特殊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北兴特钢)进行重整。

自今年3月起,东北特钢就陷入了一系列债券违约的愁云惨雾中。本院公众号也对此事进行过整理与分析,推送了名为《东北特钢违约,地方政府隐性担保幻想破灭》的文章(传送门)。如今东北特钢按照程序进行破产重整,不过债权人对此依旧表示悲观,认为其未来还是会走到破产清算这一步。

一、国有企业路在何方

东北特钢只是那些经营状况惨淡,深陷债券兑付困局的国有企业的一个缩影。那么,国有企业未来到底应走什么样的路?

国企的破产重整、乃至清算,归根结底就是国家自己在承担国有资产的灭失。这种处理方式,可以说是很没有营养的。面对国有企业因经营不善而陷入破产边缘、或干脆已经破产,国家需要用有效手段去处理问题,而不是自己咽下“苦果”。即使是政府雷厉风行地处理一批国有企业的“CEO”也是可以的,至少,有人为企业经营不善而买单。假如只是倒闭就进入破产清算的程序,那实际上是把包袱丢给了银行,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如何处置国企因经营不善而破产清算等问题?核心点就是国有资产是否灭失。如果不得已灭失掉,那么就需痛定思痛:不合格企业就不要在市场中占用资源了,必须果断处置掉。有大把新生的、符合市场要求的企业去替代它。另一方面,政府需下定决心,将需要承担责任的企业负责人从上至下全部“撸”一遍。杀鸡儆猴,让经营国有企业的相关负责人产生足够的忧患意识。让他们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地经营国有企业。从而形成一个中国式的,由政府任命的职业经理人阶层。

二、国有企业的“职业经理人机制”

国外的股份制银行、企业乃至上市公司的职业经理人是由市场选择,虽然这种模式存在缺陷,也出现了“安然事件”这样的丑闻。但这无可厚非,只需由市场进一步完善即可。而国企也可这样操作,其实目前国有企业管理层也是由政府所选定的“委托代理人”。但既然是代理人,出现错误就必须承担责任。政府必须要建立一个完善的代理人奖惩机制。

国有企业在尝试上市的过程中一直在探索市场化,例如形成员工持股计划等改良方案,这些模式在未来可进一步去完善。同时对于委托代理人,在其任职期间,企业出现损失其需承担相应责任。我们天天谈的“反腐”,不仅仅是要反腐败;与其具有等同分量的,还有“反渎职”。只有真的做好了反渎职,才能保证我国国企职业经理人阶层可长久存在。

如何建立国有企业的职业经理人机制?在我们看来,需要完善好三个方面的相关约束。一是任期问题,二是评价问题,三是处置问题。因为国企管理层目前普遍存在“所有者缺位”的问题;所以政府要完善的,一是经理人任期长短的考量机制,二是经理人工作水平的评价机制,三是严格的经理人奖惩机制。

三、“国企模式”亟待完善

我国目前是没有办法改变国有企业,占据国民经济主导地位的现状的。而且我国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时间尚短,这种制度的优劣点尚未判断清楚。这不仅是专家学者、国家机构所无法判断的,更是整个中国十三亿人口尚无法剖析清楚的问题。真正能做好评价的,只有历史。也就是说,只有后来人才有机会评说我国现行市场经济体制的优劣。

但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国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是可圈可点的。世界范围内对“中国模式”的解读,也是利远大于弊。国家集中财力去做一些真正利于国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事情,现在的表现也很突出。无论是高速高路、高铁等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是近年来各式“豆腐渣工程”的销声匿迹,可以看出政府的确为改善国计民生做出了不懈努力。但是随着近年来我国国力的增强、经济市场的繁荣,企业管理层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懈怠、畏难乃至好大喜功等负面情绪。而这种歪风邪气,政府必须要及时刹住,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我们短期内没有办法寻找到一种更优模式去替代“国企模式”,我们就必须要订立一套完善的机制,去评测国有企业相关负责人。并应形成一套每一个国有企业委托代理人在潜意识中,都要去遵守的规则。具体而言可以是国资委、财政部、中组部等部门,将其职能进行协调与整合,出台一份真正能做到让国有企业健康发展、国有企业委托代理人竞相遵守的评测制度。使得国有企业及其管理人的发展真正做到系统化、标准化乃至制度化。

 

这种完善,对于国有企业、乃至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未来的发展是十分有益的。我们认为,对国有企业职业经理人的约束做得越充分,未来国企中出现“东北特钢”这一类企业的案例将会越少。


本文为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原创文章,已经作者授权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Copyright ©2015 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 电话:010-83122960  传真:010-8312296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义街7号乐凯大厦10层 100053 京ICP备150410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