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研究院
业务中心
资讯动态
进入论坛
研究院动态
行业动态
政策解读
活动预告
专家专栏
[2016-12-26]实体经济萎缩,我们应如何应对?

  要:董明珠喊话“资本不要做中国制造的罪人”,让我们听到了实体经济萎缩的艰难环境下,广大实业家的呼声。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我们应如何助力实体经济发展,帮助其再次腾飞?

 

近日,险资举牌引起的风波终于告一段落。董明珠喊话“资本不要做中国制造的罪人”言犹在耳,再看中国近年来金融市场的火爆和实体经济逐年萎缩,问题的确是迫在眉睫。

一、实体经济是国家发展的根基

在我们看来,我国经济市场中的资本流向的确需要调整。金融市场的繁荣反映了我国经济水平正日渐提高,但实体经济的萎缩却更需要我们高度警惕。毕竟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实体经济才是立国立民的根基。

实体经济的核心在于,要有一批具有优秀研发能力的人,去推动我国产业技术发展,使得我国各行各业的技术水平逐渐走向世界前沿。虽然目前我国金融业相较实体经济繁荣得多,但是金融财富本质上只是少数人在国际间进行资产的相互转移。说白了,华尔街再挣钱,广大普通美国人的生活水平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物质财富的大力生产,也就是实体经济的繁盛,才是一个国家消费的本源。

二、实体经济发展需要科学技术的提升

实体经济的上升不等于扩大实业生产的规模,而是实体产业的生产力不断上升。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全国各地新开设了成千上万家制造洗发水的工厂,这对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促进是十分有限的。但如果制造洗发水的工厂,其生产效率与西方发达国家同类工厂相比毫不逊色,甚至还要更胜一筹:那么这些工厂,对我国实体经济的发展就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即我国实体经济产业的一部分,其平均生产力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因此,我国实体经济想要止住下滑颓势、重新腾飞,最需要的是科学技术的提升。

既然谈到了科学技术,那么不得不提索罗经济增长模型(Solow growth model)。在Y=A*F(K,L)的模型中,K代表资本、L代表劳动,而A代表的是技术发展水平。在以三驾马车为代表的短期经济学中,A的作用并不突出。但实体经济的长期发展,最重要的就是A的提升。可以说实体经济的发展,就是技术的发展。实体经济中的工厂产出了多少产品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实业的生产效率在世界范围内领先且不断上升。

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与土地,并不是实体经济发展壮大的关键。以拉美地区为例,其农作物产量高并不是因为农业技术的先进,而是其拥有充足的土地与廉价的劳动力。这个并不能代表拉美地区实体经济发达,因为其农民的生活条件还十分艰苦。因此对于实体经济而言,科学技术的进步是最为重要的。

三、实体经济发展的阻碍

我国目前虽然处于经济下行期,但是这种下行只是暂时的,而非长期下滑。因此在经济下行期间,我们更要做好准备,积蓄力量为国民经济再次上升做好准备。在蓄势期间,资本的繁荣是好事儿;但资本在经济下行期间异常活跃,其操作行为给萎靡不振的实体经济造成严重损害,却是应明令禁止的。毕竟如果实体经济衰败,那么金融市场就成了漂浮在空中的楼阁。风一吹,就会摇摇欲坠。

除了资本对实体经济的侵扰,我国实体经济想要重新繁盛,还有什么阻碍呢?在我们看来,实体经济的重新腾飞还受到国民素质的桎梏。现在关于拆迁暴富的新闻不绝于耳,“拆迁致富”已经在社会上成了一种病态的潮流。这种发家致富对我国经济实力的提高毫无促进作用。大部分拆迁致富者多是老旧城区的普通民众及农民,他们的受教育水平还未达到可合理支配这一笔巨大财富的高度。用得来的拆迁款买入豪宅及名车,自己的职业却还是一名出租车司机的现实虽略有夸张,但的确存在。一名出租车司机,其综合素质如何在技术层面上促进我展?因此素质相对较低的群体拥有大量财富,与实体经济的繁盛并没有任何关联关系。

四、实体经济的发展终需提高国民素质

因此,本院一直抱有一个观点:虽然我国的教育体系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中国人尊重知识、努力考学;人人具备这些优良品质才是我国实体经济所需的科学技术,真正能够高速发展的前提。“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种中国人身上的优良品质,只有得到充分的发扬光大,才能保证我国的科研技术有雄厚的国民素质基础为其提供发展的养分。而科学技术的繁盛,才能保证我国的实体经济可以重新腾飞,乃至位于世界前列。

但我国十三亿人口的平均素质,相对西方发达国家而言依旧较低是不争的事实。十三亿人的综合素质,需要进一步提升。因此在经济下行期、实体经济萎缩的大背景下,政府一方面应刺激实体经济的复苏;另一方面,政府也可通过宏观调控,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到教育、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中去。这也是一种变相促进实体经济发展行之有效的方法。

 

总而言之,资本对实体经济的侵袭需要被禁止是国家应有之举措。资本绝不能做中国制造的“罪人”,其需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但国家更需要在深层次上为实体经济的再次腾飞助力。最根本的是要提高十三亿国民的综合素质,只有国民素质基础上来了,我国发展实业所需的科学技术才有生根发芽的土壤。而只有产业技术水平得到提升,我国的实体经济才能从根子上重新焕发活力。


本文为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原创文章,已经作者授权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Copyright ©2015 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 电话:010-83122960  传真:010-8312296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义街7号乐凯大厦10层 100053 京ICP备1504106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