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关于研究院
业务中心
资讯动态
进入论坛
研究院动态
行业动态
政策解读
活动预告
专家专栏
[2016-12-30]评“董明珠大姐的实体经济”

近期董明珠大姐实在是有点火,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在强调实体经济和工匠精神。董大姐喊话“资本不要做中国制造的罪人”,以及她在中央电视台频频露面,一场又一场关于实体经济的激烈辩论成了热点新闻。董大姐俨然成了实体经济的代言人,但针对其观点,老张实在是不敢恭维。

一、实体经济的重要性不容置疑,但其内涵值得探讨

实体经济不是一个专用术语,什么是实体经济?估计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本人在此大胆揣测一下董大姐所说的实体经济应该是指物质的生产,至少董大姐生产的空调是实物。人类生存的基础——吃、穿、用的都是实物,因此无论如何,实体经济的重要性是不容怀疑的。

但需要提出的问题是,实体经济的重要性和经济增长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完全等同。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典型案例:“水”很重要,但其价值并不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水是不需要花钱的。在现实中,第一产业是生存的根本。没有第一产业,人就会饿死。但从GDP占比看,我国第一产业的占比逐年下降,2015年仅为9%。第二产业也肯定是实体经济,在GDP中的比重也是逐年下降,2015年占比为40.53%。而第三产业的占比则逐年上升,2015年底超过了50%,这也让国人欢呼了一把。

当然董大姐可能会说第三产业也有实体经济,但至少她在说资本不要做中国制造的罪人时,强调的是物质生产。

二、董大姐的“中国制造”是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吗

既然物质生产在我国GDP中的比重不足50%,而我们追赶的发达国家物质生产占其GDP比重更低,那么我们就要考虑了:实体经济重要,但可能还不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那我们就回头看看董大姐的中国制造,空调是成熟产业;无论其技术如何发展,都不会获得太高的技术红利。空调是必需品,空调产业也是社会生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那都是常规生产,社会获得的都是马克思所说的平均利润率。说白了就是挣的辛苦钱

当然,辛苦钱还是要挣的。而且大量的产业和工作都是挣的辛苦钱,特别是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要是能挣辛苦钱也是非常令人高兴的事。在很长时间内,如果中国能把控制造业;能把中国制造的名声在世界上打响,也代表中国具有不俗的实力。但我们的核心还是要升级,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是国民的技术素质和创新能力,是一个国家中企业的技术素质和创新能力。对于中国来说是什么,是全民的劳动技能和创新能力,更是基础科学的研究能力。而董大姐代表的中国制造只是及格,我们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我们在强调中国制造工匠精神的同时,还要瞄准创新红利。董大姐并不代表顶级的领先技术制造,就算她计划进入的手机和汽车行业,也仍然是当前的成熟行业。说白了她还是一个令人尊敬的老黄牛,挣得是辛苦钱。因此老张要说一句,董大姐是值得尊敬的,但她不代表GDP金字塔的顶端。

三、“实体经济”的对立面是什么

实体经济的对立面是什么?可能是虚拟经济吧,但老张最早听到虚拟经济是20世纪末成思危提出来的,指的是金融行业。但从董大姐指责互联网产业来看,她认为的虚拟经济是指互联网。但如果从资本不要做中国制造的罪人出发,又是指的金融。或者,这两者在她看来都该被指责。

那么作为不怎么实体的“互联网经济”真的那么可恨吗?下面是习近平主席在乌镇的讲话,“纵观世界文明史,人类先后经历了农业革命、工业革命、信息革命……互联网让世界变成了‘鸡犬之声相闻’的地球村,相隔万里的人们不再‘老死不相往来’”。习主席将信息革命与工业革命并列,最后落脚点是互联网。

对于这样的世界顶级技术,董大姐为什么不太感冒?与其同场出席的宗庆后大哥,更是说马云“胡说八道”。我想中国不会因为生产矿泉水成为世界经济霸主吧。最让人不解的是只有到了互联网时代,国人才第一次在最前沿的互联网世界十大巨头中,看到了多个中国企业的身影。也正是互联网,让中国技术第一次踏入世界顶级技术的行列。而现在,却有一批企业家在对互联网经济横加指责。

如果我们看到了互联网在知识传播中带来的红利、看到了信息传递的红利;看到了互联网大大提高经济中各个交换环节的效率,尤其以滴滴打车等共享经济模式为代表的全新模式,为中国社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效率提升。我们为什么还在谴责互联网经济是虚拟经济呢?中国制造很重要,但互联网代表的尖端技术更重要。如果我们掌握了大数据、人工智能、AR/VR、区块链、云计算、物联网等等,会让中国企业和中国人获得更大的经济收益。董大姐扎根中国制造固然值得尊敬,但她要是尊重互联网,则会更让人敬佩。

最后,再看看她痛斥的资本,以及资本后面的金融。资本那么值得痛恨吗?目前市场上资本野蛮人令人深恶痛绝,是因为他们在大肆地使用资金杠杆,更重要的是所用的资金却是所有者缺位的资金。如果野蛮人挣了是自己的,赔了则是投资者的;投资者挣了也仅仅是4-5%的利息收入,这是金融政策的缺陷。刘士余主席不是也在喊吗?项俊波主席不是也在做么?

总体上说那是政策的缺陷,守夜人应该去完善。况且上市公司在圈完钱之后,不是也有很多家做了不利于资本的事吗?企业不要在圈钱时兴高采烈,在有人想干涉企业时却大声呵斥。购买上市公司股票的广大散户有多少血泪史,想必董大姐心底也清楚。如果董大姐这么痛恨资本,当初格力为什么还会上市?针对资本,老张想说的是虽然它是虚拟经济,但也很重要。如果没有了金融,恐怕世界经济的效率也会很低吧。

     

总之,老张想对董大姐说的是:她代表的中国制造、实体经济都是成熟行业,都是挣的“辛苦钱”。她本人很值得尊敬,但她痛斥的虚拟经济——无论是互联网经济还是金融,也都是经济的核心部分。互联网代表科学技术的方向,是中国未来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更是世界争霸的重要武器。这两个虚拟经济的参与者更值得尊重,也是中国经济的未来。


本文为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原创文章,已经作者授权发表,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
Copyright ©2015 互联网普惠金融研究院 电话:010-83122960  传真:010-83122960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义街7号乐凯大厦10层 100053 京ICP备15041063号-1